[荼岩/哨向]黄昏 六[终章]

(六)

帝都郊外,一个身影孤单地走在路上,宽大的袍子将他的身影完全笼罩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面容。

在已经可以看到帝都城门的时候,两侧的树林中突然冲出了许多士兵,将独自行走的人团团围住。

士兵的后方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似乎属于一个少年:“亲爱的哥哥,虽然你很强,但是这次你恐怕很难单枪匹马闯过去了。”

声音的主人越过重重士兵来到人前,很难想象这样一位清秀的少年竟统率着一支部队。而此时他们拦截在帝都城外,其目的昭然若揭。

“怎么?神荼将军不会是被我这点阵势吓到,无话可说了吧。”阿赛尔继续紧逼。

“呃,神荼将军会不会被吓到我也不是很清楚啊。”被士兵包围的人摘下帽子,露出硬朗的面孔,却不是神荼。

“贝克!怎么会是你,神荼呢?”阿赛尔十分震惊,他明明叮嘱自己的人盯紧神荼,结果还是被神荼金蝉脱壳了。

“我怎么了?我不过是听说帝国美食繁多,慕名而来,你也不用这么隆重的迎接我吧。”贝克无奈的摊手。

“哼!你身为敌国将领却在我国领土,我就算现在把你处决也不会有问题。快说神荼在哪里,否则我不客气了。”阿赛尔向贝克下了通牒。

“好吧好吧。”贝克妥协般的向阿赛尔身后一指,“喏,神荼不就在哪里嘛。”

阿赛尔猛地回头,就见神荼冷冽的站在人群之外,重剑惊蛰握于手中。

 

原本围堵贝克的人马迅速分出一部分将神荼围住。

“神荼,你身为帝国将军,和贝克居然来往密切,是打算背叛帝国吗?”阿赛尔面对神荼依然气势不减。

“居然是你。”神荼完全没有理会阿赛尔的质问,自顾自的说道。

虽然如此,在场的人却都明白了神荼话中的意思。

“不错,是我。”阿赛尔微微一笑,“但是那又如何,你觉得就凭你和贝克,能和镇守锁龙井的精锐部队抗衡吗?还是说你打算通知允诺,不过我怕等她从燕坪赶过来,你们已经连灰都不剩了。”

“为什么?”神荼不明白。他知道丰绅殷德敢谋反,除了情报司之外绝对有其他帮手。神荼之所以等到现在,就是为了引出丰绅背后的助力。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阿赛尔。

“为什么?你现在问我为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当初把我扔到锁龙井那个地方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阿赛尔大声咆哮。

“我...”神荼竟一时词穷。

“你在帝国贵为将军,而我呢,在那个地方又有谁知道!”

“所以你就联合了丰绅吗?”

“不错,锁龙井根本没人会去,就算我带着部队离开也没人知道。”阿赛尔深深看了神荼一眼,“亲爱的哥哥,这次,轮到你了。”

 

话音落下,围着神荼和贝克的人同时冲上。

“轰——”巨大的冲力以神荼为中心展开,士兵们四散倒出。

一只漂亮的雪豹出现在神荼身旁,幽蓝的眸子凝视着不远处的阿赛尔。

另一边的贝克也迅速击退了阿赛尔的人,和神荼回合,精神力凝聚的雄狮威风凛凛的立在一旁。

“果然是‘帝国最强’,”阿赛尔抚摸着身旁灵动的小狐狸说道,“那车轮战又如何呢?”更多士兵自林中冲出,数量远远超过刚刚。

“锁龙井镇守部不止这些人。”神荼扫视了围上的士兵说道。

“哦,看来这些人还不能对神荼将军造成威胁啊。没关系,帝都近郊的部队随时可以支援,就看神荼将军可以撑到什么时候了。”

阿赛尔话未说完,精神力就已先行,直奔神荼而去。

两股强势的力量对撞,瞬间对周围的人造成不小的冲击。

 

正在这边局势胶着的时候,帝都近郊的方向传来了一声轰响,火光冲天。

看到火光的方向,阿赛尔神色一变,那是自己的部队所在。

“你有援手?”阿赛尔看向神荼。

未等神荼答复,一架战机就已低空划过,在距地面最近之时,一个人纵身跃下,稳稳落在神荼身边。而战机再度转回,向着火光处驶去。

阿赛尔认得,那是允诺的战机,而从上跳下来则是允诺的私人助理,龙傲娇。

这也是帝国军队中少见的女性哨兵和男性向导的搭配。

 

他们不是应该在燕坪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赛尔心中疑惑不定。

似乎是知道阿赛尔所想,龙傲娇直接开口:“不用猜了,我和小姐上月就已经带队陆续向帝都移动了。”

“那燕坪的守军呢?”阿赛尔追问,他明明记得燕坪的守军还在的,怎么可能出现在帝都。

“现在驻守燕坪的不是小姐的队伍,”龙傲娇极有耐心的解释,“而是下个城镇的守军。”

“下个城镇?”阿赛尔喃喃自语道。那下个城镇的驻军呢?想到这里,阿赛尔突然看向对面的贝克,“边境战役结束了?”

见阿赛尔突然转向自己,贝克一愣,下意识答道:“对啊,两月前结束的。瑞秋小姐携带和平协议正在回来的路上。”

 

两月前?

阿赛尔再次将目光移到神荼身上:“神荼将军果然厉害。瞒报军情,移花接木,用边境部队替换城镇守军,一个一个城镇轮换过来,直到让允诺的部队脱离燕坪,埋伏帝都,我说的对吗?”

“...”神荼一言未发,默认了阿赛尔的推断,“你不该这么做的。”

“现在说该不该已经晚了,”阿赛尔目光不变,“如果我此时撤兵,你会放过我吗?”

“不会。”神荼淡淡地说道。

 

对话就此结束,随之而来的是精神力强烈的碰撞和士兵们的冲杀声。

 

与此同时,皇宫殿外。

丰绅带着帝都守军与罗平的皇家卫队正在激烈的打斗着。雄鹰盘旋在丰绅头顶,而独狼护卫在罗平身侧。

“神荼并没有挟持陛下,丰绅殷德,你这是在谋反。”罗平大声喊道。

“是不是又不是你说了算,我看你和神荼就是一伙的。”丰绅挑眉看向罗平,眼里满是挑衅。

罗平内心焦急,今晨陛下突然抱病,此时昏迷不醒根本无法出面。罗平确信这一定是丰绅的手笔,只要让人闯入殿内,只怕再也没办法阻止丰绅了。

皇家卫队虽然战力不弱,但是人数比起帝都守军还是有所欠缺,即使竭力抵挡,溃退也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罗平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只小巧玲珑的兔子一蹦一跳的进入了战圈,而因为体型太过娇小,并没有引起过多人的注意。

 

不远处的角落里,安岩紧闭双眼,额头大滴的汗珠滑落。江小猪守在一旁警惕的环顾四周。

将精神力压缩到精神体中十分耗费精力,即使是一只小巧的兔子,操控起来也并不容易。

红眼睛的小兔子灵巧的在人群中跳来跳去,搜寻着每一个释放精神体的帝都守军。找准目标,一击即中。谁说兔子不会咬人,在这只小兔子的努力下,帝都守军中的哨兵和向导一个个都倒了下去。原本正在激斗的对手一言不合就晕了过去,让皇家卫队的士兵很是疑惑,自己还没出手怎么就倒了呢?

战斗的天平渐渐向罗平的方向倾斜,丰绅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是谁?

丰绅立刻开始在周围搜寻。

而安岩因为不断进行攻击,此时已经很难将精神力压缩在精神体内,外溢的精神力迅速被丰绅所捕捉,并锁定了安岩的位置。

盘桓的雄鹰朝着安岩的方向猛冲过来。

眼看丰绅的精神体就要冲到安岩身上了,江小猪在一旁急的不行:“安岩!你快醒醒啊!”

实在没有办法的江小猪咬牙释放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只圆滚滚的小猪出现在他的脚边。安岩正在拼尽全力,自己不能丢下他不管。

就在江小猪准备拼死抗一波丰绅的攻击时,一只手从他的身后伸出,把江小猪推到一旁,安岩将精神力完全释放,正面迎上了丰绅的冲击。

丰绅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一名哨兵,在面对向导安岩的时候,还是无法穿透那坚固的精神壁垒。

 

正面的战场因为安岩的缘故,丰绅一方只剩下了普通的士兵,面对皇家卫队的精锐早已落了下风。

丰绅带着残兵节节后退,而退的方向正是安岩的所在。

当真的退无可退时,丰绅转而面向安岩:“我早料到你会是一个威胁,没想到还是棋差一招。”丰绅看了看身后的罗平,又看向安岩,“这次是我输了,神荼果然厉害。”

说完,丰绅直接向安岩发动了攻击,速度之快让周围的卫队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安岩并不擅长近身作战,在丰绅欺身上前的时候,他所能做的只有奋力抵挡精神力的冲击,而搏斗什么的,就听天由命吧。

精神力被安岩挡下,但丰绅也仅距离安岩几步之遥。

 

“铮——”重剑出鞘。

惊蛰带着劲风挡在了安岩身前,也阻了丰绅片刻。神荼紧随其后,手握惊蛰挡下了丰绅的二次进攻。

看到神荼平安的出现在面前,安岩紧绷多日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倦意袭来,安岩直直地向后倒去...朦胧间听到的是江小猪大声的呼喊,和一声久违却再熟悉不过的“安岩!”

尾声

安岩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柔软的双人床上,紧闭的窗帘令屋内十分昏暗,很适合睡觉。

安岩侧过头就看到坐在床边的神荼,此时用手撑着头,靠在一边的柜子上休息。

 

终于回家了。

 

安岩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觉浑身累得不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他这边刚有所动作,只是在小憩的神荼就听到了声响,动作轻柔的将安岩扶起靠坐在床头:“你醒了。”

“嗯。”安岩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样。

“喝水。”神荼拿过一旁的杯子递给安岩,看着安岩小口的抿着,转身走到窗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杯中的水温度刚好,安岩总觉得自己睡着的时候神荼似乎只做了烧水这一件事。抬头看向窗外,黄昏时分的天空呈现一种温暖的色调,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今天真是累人啊。”安岩低声感慨。

“是昨天。”神荼走回安岩身旁纠正道。

“嗯?我记得我昏过去的时候是下午,现在明明才傍晚。”

“你睡了一天。”神荼拿过安岩手中的空杯子向他解释。

“我睡了这么久啊...”

“幸苦你了。”神荼坐到安岩旁边,静静地看着安岩说。

安岩对于神荼的眼神攻势最难以抵挡,不自然的转过头去:“还,还好啦,对了,丰绅殷德他们呢。”

“丰绅和阿赛尔昨天都已被押入一级监牢,终身监禁。今天早晨陛下正式将政权移交公主。”

“阿赛尔?”安岩很震惊,“他为什么会?”

“野心太大。”神荼对于阿赛尔的事感到有些自责,“镇守锁龙井都不能让他平和,若是在帝都只怕早就反叛了。”

安岩感觉到神荼情绪的低落,拉过爱人的手紧紧握住:“这不是你的错,是他自己的选择。”

神荼也回握住安岩,轻轻点头:“嗯。”

“不过下次你再这样,什么都不和我说就一个人跑出去,就别想进家门了!”安岩想到之前自己忧心忡忡的日子,气愤不已。

但这次神荼罕见的没有接话。

“喂,你听见没有,唔...”安岩还想继续说什么,但神荼吻上来时,脑中就已经一片空白了。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在屋中的人身上,为他们的甜蜜增添了一道温暖的光。

 

与此同时,帝国外交办公室。

奔波多日回到帝都的外交部首席瑞秋小姐,在进到办公室时,就看到自己的男朋友,皇家卫队长罗平从一个巨大的盒子里跳出来,盒子里的各式彩带散落一地。

看着罗平那张写满“夸我呀”的俊脸,瑞秋冷静地说:“十分钟,打扫干净。”说完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关门时发出了“嘭——”的巨响。

徒留罗队长独自站在屋中间苦涩:安岩,你骗我...

-end-

评论-12 热度-59

评论(12)

热度(59)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