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风清,水岸白杨,国风少年,嘉祺正当

怀念竹床,怀念那时的暑假

我爱退退

[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29

29

神荼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但不同于之前的故作深沉,这次是实实在在的惊讶到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爷子的视线在神荼和安岩之间逡巡,原本咄咄逼人的态势也有所消减,不过紧皱的眉头也透露出一丝对神荼的怀疑。

一直静立于一旁的管家也难得抬起头,在安岩进门后第一次审视起这个青年。

而真正处于状况外的只有安岩一个人,他有些不解,为什么神荼一句话就让场面急转?那所谓的印记又是什么?


不过即使心中有再多疑问,安岩也看出来神荼所说的内容应该极为重要,而且对两人的关系似乎十分有利。所以,安岩在大脑空白了两秒后,迅速端正表情看向沈老爷子,摆出一副“没错,就是这...

[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28

28

        沈老爷子看着面色严肃的安岩笑而不语,那笑容中带着何种含义无人知晓。大厅内似乎陷入了一种僵持的局面,没有人选择率先打破僵局。

        其他人无从揣测老爷子的想法,不过沈老爷子本人对当下的情形则是颇有几分讶异。虽然对神荼和安岩的关系早有论断,但安岩这出柜式的自我介绍,即使是在沈家,也还是有些许震撼效果的。而最让老爷子另眼相看的其实是安岩的变化,从初进门的局促不安,到此时的从容不迫,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并不会让一个人发生太大的转变,...

少爷的胜利,弓弦怕不是放水了哦

[荼岩/哨向]黄昏 番外 那个夜晚

安岩是在一个晚上接受神荼的。


在安岩的办公室,神荼借着工作的名义以权谋私。不是多么浪漫的场景,平淡的出奇。

和安岩定下学院与军部的交接工作后,神荼正在思考着还有什么借口能让他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帝国将军固然深情,但浪漫实非所长,神荼也不像罗平那样,各种情话信手拈来。此时的神荼深深觉得,想要找到一个和安岩独处的理由,其困难程度远超带队镇压锁龙井。


“神荼。”安岩的声音适时响起,打破了这略显尴尬的安静氛围。神荼也就此停下了安岩和锁龙井之间的比较,他抬起头,蓝色的眼睛凝视着面前的青年。

“你是不是...”安岩的表情似乎有点纠结,但皱起的眉头也仅在一瞬间便舒展开来...

[荼岩/哨向]黄昏 番外 那天清晨

神荼第一次见到安岩,是在一个清晨。


那天是向导学院的毕业典礼,瑞秋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彼时的罗平队长还没有升级为正式男友,每一个表现的机会都不想错过,于是殷勤地表示将会在毕业典礼当天接送瑞秋。

不过,罗队长所期待的二人世界在看到瑞秋和神荼等在政府大楼门口时,遗憾破灭。


压下心中想要把神荼赶走的冲动,罗平下车走到瑞秋身旁:“瑞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好啊。”瑞秋笑得十分灿烂,“神荼哥哥,我们走吧。”说罢拉着神荼就向罗平的车走去。

眼看局面马上就要发展为自己最不希望的结果,罗平决定最后挣扎一次:“神荼将军也要去参加向导学院的毕业典礼吗?”

“嗯。...

©浅浅浅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