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18

18

等两人收拾妥当后,便下楼来到客厅。

神荼打开冰箱,昨天买的食材还有剩余,便问安岩:“煎蛋?”

“哦,要双面的。”安岩坐在餐桌旁回答。

乍一听,安岩的语气正常而平淡,但其实他的内心刚刚经历了一次大起大伏。

安岩想,幸好神荼没有再执着于“求婚”的问题,不然,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神荼刚才开口直接问“要不要结婚”之类的,安岩真怕自己一时激动就答应了。

总要让神荼知道,自己也是有脾气的。

 

而在厨房点火煎蛋的神荼根本没有安岩这么多心思,他只是感觉安岩可能不想自己再谈这个问题,而且人逗一逗就行,太过了反而不好,他现在更享受给安岩做早饭的过程。

于是,关于安岩拒绝神荼“求婚”的这件事,就这么被两个人默契的闭口不谈了。

 

在安岩等待早餐上桌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神荼,起身去开门。

门外,包姐一脸的不耐烦,推开挡在门口的安岩,抬脚就向屋内走去,边走边抱怨:“你们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嗯?”

安岩背对着包姐翻了个白眼,他明明是一听到门铃声就来开门了啊。

不过安岩明智的没有说出来,而是问道:“包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哼,不想看见我?”包姐转过身朝向安岩,语气凌厉。

“嘿嘿,怎么会呢,包姐你大驾光临,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安岩急忙恭维。

“这还差不多。”

包姐说完,又继续向里面走去。

 

包姐,全名包妮璐,是个气场强大,身材火辣的御姐,也是神荼以前的房东。

神荼当年读书时租下了这个公寓暂住,但是和安岩在一起后,神荼便买下了这里,而包姐就是这里原来的主人。

在上学的时候,安岩见过包姐几次。虽然包姐的拜访少得可怜,但依然可以看出她和神荼颇为熟稔,而且和沈氏更是关系匪浅,甚至直呼神荼的爷爷为老头子,现在敢这样的人可不多。

安岩曾经不负责任的猜测包姐是沈家老爷子在外面的情人,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又被安岩自己推翻了,像包姐这样强势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做别人的情人,而神荼的爷爷就更不像了。

 

包姐走进屋内,扫了一眼在厨房做饭的神荼,转而看向安岩:“你们昨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起床?”

“没,没干什么啊。”安岩想起昨晚的事情,有些不自然的回答。

“是吗?”包姐走到客厅的沙发旁,顺势往上一靠,“可是我昨天来过,你们两个都不在啊。”

安岩这才明白包姐问的是他们俩昨天去了哪里,反倒是他自己想的太多,安岩有些囧:“噢,我和神荼昨天去学校那边了,晚上才回来的。”

包姐听完耸耸肩,似乎是对自己昨天的运气不佳而感到郁闷。

这时,神荼端着做好的早饭从厨房里出来,向在客厅的包姐点点头:“包姐。”随后招呼安岩,“来吃饭。”

安岩看看已经在餐桌边坐好的神荼,又看看还在沙发上的包姐,有些犹豫的开口:“包姐,你应该吃过早饭了吧。”

“怎么?如果我说没有,你难道还要让神荼去给我做一份?”

“呃……”安岩不知该怎么接话。

“行了,你当我和你一样刚起床吗?我吃过了,你也快点,吃完了跟我走,我有事情。”包姐直接把安岩轰到了餐桌那边。

 

安岩想着包姐的催促,吃东西难免急了一些,直接后果就是喝牛奶的时候被呛到了。而神荼倒是不慌不忙,仿佛当包姐完全不存在,见安岩呛了一下,还起身帮安岩拍了拍后背:“别急。”

神荼当着包姐的面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让安岩又囧了一把,他把神荼推回去,用余光瞄了下还在客厅的包姐,结果就看见包姐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完全没有理会餐厅这边的事情。

所以说,屋子里不淡定的只有安岩一个人。不过安岩想了想,包姐又不是不知道他和神荼的关系,而她还有心情看手机,想必事情也不是多么着急。

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慌张啊?安岩在心里问自己。

 

等吃过饭,收好餐具,神荼才正式和包姐打了招呼:“包姐,有什么事?”

“不算大事,不过你们两个跟我走一趟吧。”包姐从沙发上站起,带着神荼和安岩走了出去。

 

走了没多远,包姐便停在了另一幢公寓楼下,熟门熟路的开门,上楼。跟在身后的安岩越来越觉得包姐不是一般人,他记得上次和神荼一起去包姐家的时候,明明是旁边那幢楼来着……真不知道包姐在这片区域到底有多少房子。

进屋后,第一次来这里的安岩便开始好奇地打量周围,不过包姐显然不打算跟两人客套,直接带他们到了一个房间前。

不同于普通的木门,这个房间的门完全是铁质的,而且开门除了钥匙之外,还需要另外输入密码。

重重措施足以见得房间内东西的重要。

这让安岩更加好奇房间里面存放的是什么,包姐又为什么会带他们两个人前来。至于一旁的神荼,依旧神色淡然,毕竟在偌大的沈氏面前,一般的东西也不会让神荼惊奇。

房门打开,房间内的一切也慢慢呈现在安岩眼前,安岩顿时觉得它们对得起如此谨慎的防护了。

 

房间内其实十分昏暗,厚重的窗帘紧闭着,只有一盏小小的顶灯用作照明,但也足以让安岩看清屋内的物品。

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画作,从西方的油彩到东方的水墨,安岩知道这些都是名画,虽然他叫不上名字,但是都或多或少在电视和书籍上看过相关的介绍,不过,在他的印象里,这些应该属于某些私人收藏家。而屋中间的桌上则摆放着许多古董,中国古代的瓷器,西式的雕塑,至于那些小巧的盒子,里面装的应该是某种珠宝,琳琅满目。

安岩有些目瞪口呆:“包姐,你,你不会是……”专偷古董的大盗之类的吧……

包姐看着安岩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他想歪了,狠狠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你,这些都是我收购来的。”

“啊!”安岩还是有点不相信。

“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神荼在安岩耳边小声说道。

相比自己,神荼总归是更了解包姐,他这么说完,安岩也有些心虚的不敢再看包姐,把人家想成大盗什么的……

不过这也不怪安岩,包姐平时神出鬼没,这次突然就给安岩看了一屋子的古董名画,实在是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算了算了,懒得搭理你。”包姐不再理会安岩,看向神荼道,“神荼,你来挑一件,下个月回去送给老头子。”

包姐口中的老头子只能是神荼的爷爷,安岩有些疑惑:“为什么要送给爷爷啊?”

“安岩,你不会不记得下个月初是什么日子吧?”包姐对安岩的脑子很是无奈

“下个月初?”安岩开始搜索自己的记忆,不过也不需要刻意去想,毕竟不算是小事,“……老爷子的生日。”

安岩这时也有些埋怨自己的脑袋,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在国内的时候,他还和神荼商量要给老爷子送什么寿礼,结果来到这边就完全抛到了脑后。

“没事,我记得。”神荼见安岩一脸的烦闷,不由得出口安慰。

“那礼物……”

“不用担心。”神荼给了安岩一个安心的眼神。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快点挑好走人,我还有事情呢。”安岩正沉醉于神荼温柔的眼神中时,包姐的声音也适时响起。

安岩急忙推了神荼一下:“这些我不懂,你去挑吧。”

神荼见安岩不再纠结,于是开始环视房间内的物品。


评论-2 热度-24

评论(2)

热度(24)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