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12

12

在接下来的几天,安岩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天堂。

每天早上神荼会在公寓门外等着自己,两个人一起去学校,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天结束后,神荼还会送自己回到公寓。

因为刚刚开学比较清闲,有时神荼还会拉上安岩一起去图书馆,或者是去参加一些社团组织的活动。

 

在这期间,两人还偶遇了萨里安。高个子的男人再次热情地邀请神荼加入自己的画社,得到了神荼坚定不移的拒绝和一个白眼。萨里安耸耸肩表示十分无奈,不过他随后还是希望两人能来参加下月画社举办的画展,并对神荼的仗义援助表示了感谢。

萨里安走后,安岩也想起神荼是答应过萨里安要帮他画什么画。而对于神荼会画画这件事安岩还是十分好奇的:“神荼,萨里安为什么要你帮他啊,我看他水平不像是很差。”

看萨里安对画社的热心程度,大大小小也算个负责人,安岩不相信萨里安的水平会拿不出手。不过神荼解答了安岩的疑惑。

“是国画。”

“哎,原来是国画,你以前学的吗?”答案有些意外,不过也难怪萨里安需要拜托神荼,安岩上次在画室见到的人都是在画油画。

“嗯,爷爷说修身养性。”

“那萨里安说的画展也是?”

“国画展,作品是画社的人创作的。”

这下安岩可是完全弄明白了萨里安的目的,有些无语:“萨里安这是要拿你的画去镇场子啊。”

“不是大事,无妨。”

神荼自然也十分清楚其中缘由。萨里安画社的多半都是初学者,水平参差不齐,当然比不过自己研习多年,不过对方也算是自己的师兄,并且主动提供了全套的作画工具,举手之劳,神荼不会拒绝。

安岩仔细想了想,作品完成总归是要有人欣赏,借着画展也会有更多人看到神荼的画作,也是好事。不过这样一来,对于神荼的画,安岩更加期待了。

“等画展开始,我们一起去吧”安岩对神荼说道。

“好。”

 

时间一晃就到了周五,在当天的最后一节课结束后,安岩照旧收拾好准备和神荼一起离开。

而在这时,教室里突然有人出声喊道:“沈!等一下。”

安岩和神荼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性感的女生朝两人走了过来,刚巧安岩还认得对方,这多半得感谢报到时办公室老师的热情介绍。

特蕾莎,家中经营某能源企业,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小姐。

对方在走近两人后,直接无视了一旁的安岩,紧靠在神荼身边,一只手搭上神荼的肩头:“沈,明晚的宴会你会去的,对不对?”

特蕾莎所说的宴会就是商学院在开学之初所举办的欢迎性质的晚宴,商学院的学生都可以自由参加,沿袭多年,广受学生好评。而安岩也早在大楼的公告栏里看到了宴会的宣传,更不必说这两天学生们的话题也一直围绕于此。

特蕾莎见神荼没有理会自己,又凑近了一些再度问道:“沈,你会去的吧?”

而对于特蕾莎的举动,旁边的安岩既气愤,又有些羡慕。他恼怒于特蕾莎对神荼的挑逗,同时也羡慕对方可以大胆的对神荼做出如此亲热的行为。

那么自己呢?自己是否也可以坦然的靠近神荼呢?

 

就在安岩暗自神伤的时候,神荼却后退一步拉开了和特蕾莎的距离,疏离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

说罢,直接拉上一旁出神的安岩离开了。

留下特蕾莎在教室内气得跺脚。

 

被神荼拉出教室后,两个人向往常一样朝安岩的公寓走去。安岩从刚刚的情绪中走出来,想起神荼拒绝了特蕾莎的宴会邀请,不免问道:“神荼,你不想去宴会吗?”

“无所谓。”神荼淡淡答道。

“那你为什么拒绝特蕾莎?”安岩追问。

“你认识她?”神荼听到安岩说出了对方的名字,眼神怪异地看向安岩。

“呃,当然,我们是同学嘛。”对于神荼的问题,安岩有些奇怪,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荼,你不会是因为不知道她是谁才拒绝的吧。”

“不是。”神荼依旧言简意赅,安岩也就无从推测神荼究竟是怎么想的。

在不断揣测神荼的真正想法时,安岩的表情难免有些丰富,神荼侧过头看着这样的安岩,开口问道:“你想去?”

“嗯?你说宴会吗?”安岩闻声说道,“我还好啦,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毕竟以前没参加过。”

听过安岩的回答,神荼若有所思。在安岩以为神荼只是随口问问的时候,他却听到神荼对自己说:“穿正式点,我明晚来接你。”

 

直到两人走到安岩的公寓,安岩还是难以克制自己的笑意。一想到明晚就要和神荼一起参加宴会,安岩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那我先上去了。”安岩在楼下和神荼告别。

神荼看着安岩,有些欲言又止,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对安岩摆摆手,默然转身离开了。

安岩独自一人打开门走进了公寓。

 

将近一周的时间,安岩一直未曾开口邀请神荼上门,不是安岩不想,他只是有些害怕。安岩不确定当神荼进入那个本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之后,他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克制住内心强烈的情感。

在没有外人打扰的环境中,安岩怎么可能不会想要拥抱神荼呢?


2016-08-26荼岩
评论-2 热度-27

评论(2)

热度(27)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