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7

7

神荼和安岩在学校里逛了一天,走遍了熟悉的每一个角落,连午饭都是在两人当年最常去的餐厅解决的。

暮色降临时,神荼和安岩一起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安岩回身看向这个亲切的地方,学生们依旧进进出出,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样。

明明已经毕业很久了,为什么还是舍不得呢?其实,自己所留恋的应该是那些和神荼一起的日子吧。

安岩的手被神荼握住,他听见神荼在耳边说道:“还会回来的。”

看着身边的人,安岩心里的那点不舍突然就烟消云散了。神荼就在自己旁边,过去的回忆的确令人怀念,但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安岩反握住神荼:“走,我们去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在异国的街道上,神荼和安岩背向校门,牵着手向前走去。

 

奥斯本是一家餐馆的名字,同样也是餐馆老板的名字,现在这家店是由创始人老奥斯本的儿子接手,索性味道还是一如既往。

奥斯本的店距离学校不远,店面也不是很大,但重点是食物味美价廉,附近的学生们时常光顾。其中,就包括当年的安岩和神荼。神荼的家境固然是衣食无缺,不过他还是很愿意陪安岩穿梭在街头巷尾,不断地去发现惊喜。

神荼第一次来奥斯本的店就是安岩带他来的,而今天,安岩又把神荼拉到了这里。

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店里的人很多,安岩他们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位子。

 

当奥斯本招牌的烤肉上桌时,安岩马上切下一块放入嘴里,但是不幸被烫的只得囫囵吞下,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到。

可是看着眼前鲜嫩的牛肉,香气配合着热气不断传出,安岩还是有些忍不住,拿起刀叉就要继续。而在安岩准备动手之时,神荼伸手按住了他:“别急,没人跟你抢。”

说着,神荼也拿起了刀叉,细细切下一小块牛肉,放在嘴边慢慢吹着,直到上面萦绕的热气散尽,才把它递到了安岩嘴边。

神荼的举动让安岩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神荼的手一直这么坚定地举着,安岩也不矫情了,直接凑上去把神荼递过来的肉块吞到了嘴里。

各式香料配合着火候刚好的牛肉,让安岩露出满足的神情:“好吃。”

至于神荼,与其说他是来填饱肚子的,不如说他是来看安岩吃饭的。

两人就在这样我吃一口,你喂一口的状态下解决了一份烤肉。

 

正在安岩打算转战饭后甜品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进入了安岩的视线,一晃而过后,迅速挤到了神荼的身边。

“嘿,沈,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有两年没见了吧。”坐在神荼身边的人激动地说道。

安岩这时才有机会看清来人。对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一头长发打着大大的波浪卷,火辣的身材此刻正在往神荼的身上蹭着,而从她的语气中不难感觉到为人的热情洋溢。

但最重要的是,这个叫特蕾莎的女人以前追求过神荼!

看着对面还在和神荼套近乎的特蕾莎,安岩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布丁,抬头对始终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说:“嗨,特蕾莎,好久不见。”一脸似笑非笑。

“噢,安,原来你也在啊。”特蕾莎看过来,似乎真的是刚刚才注意到安岩。

“我是神荼的男朋友,难道不应该在吗?”安岩绽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对于安岩的直截了当,特蕾莎一时有些错愕,她扭头看向神荼,“沈,你不会现在还要拿安岩搪塞我吧?”

在特蕾莎最初追求神荼的时候,神荼就以自己有男朋友为名拒绝了她。但是在特蕾莎看来,神荼不过是玩玩罢了,她了解过神荼,不相信沈氏集团会允许唯一的继承人有一个同性恋人。

特蕾莎抱有这样的想法对神荼穷追猛打了四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直到大学毕业,神荼回国,特蕾莎才渐渐放弃了这个念头。

然而阔别两年,在奥斯本餐馆偶遇神荼,特蕾莎的心思又有些死灰复燃。这可是自己肖想了多年的人,有机会就一定要把握。至于一旁的安岩,则完全被特蕾莎无视了。

“沈,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嗯?”见神荼没有说话,特蕾莎又向神荼靠近了几分。

对于特蕾莎的不断逼近,神荼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默默地又向另外一边靠了靠。看着马上就要紧贴上的玻璃窗,神荼对于今天的座位有些不满。

相较于神荼的一脸淡然,安岩的眼神已经快要把特蕾莎戳出洞来了。

死女人,你靠神荼那么近干嘛!安岩在心里怒吼。

不过即便内心戏再丰富,安岩表现在脸上的却是和神荼如出一辙的淡定。而且特蕾莎也不是什么坏人,她只不过是喜欢神荼而已,虽然光这一点就足够让安岩看她不顺眼:“特蕾莎,已经这么久了,难道你还是对我和神荼的关系有质疑吗?”

“呵,安,不是我质疑,你不妨去问问我们当时的同学,又有谁是真的相信你和沈的关系呢?”特蕾莎轻瞟了安岩一眼,又把目光移回到神荼身上。

 

听了这句话,安岩也一时有些呆住了,其实不光是他的同学们,就连安岩自己,在最初对于自己和神荼的关系也有点不敢相信。

而在安岩愣神的片刻里,神荼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沉默:“布朗小姐。”

“叫我特蕾莎。”

“安岩是我的未婚夫,请你尊重我们的关系。”

 

神荼说完,拿起了手边的啤酒喝着,对于自己的一句话所造成的结果似乎毫不在意。

这下不止是特蕾莎,连安岩都有些震惊。

特蕾莎瞪着大眼睛,目光不断游走在神荼和安岩之间。

而安岩在分析过当前的形势后,迅速把表情由惊讶转换成了洋洋得意,明明白白透露着“老子是神荼未婚夫,你没戏”的态度。

特蕾莎在经过短暂的冲击后冷静下来,向神荼确认道:“沈,你没有开玩笑吧?”

而一向行动多过语言的神荼居然回答了特蕾莎的问题:“没有,”并且还回赠了一个,“你可以离开了吗?”

被现实打击到的特蕾莎在听到神荼的话后,狠狠瞪了安岩一眼,咬着牙离开了。

 

在只剩下两个人后,安岩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了,他充满疑惑,但是也难掩喜悦,而说出来的话更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神荼,你刚刚是为了把特蕾莎打发走,对吧?”

“不是。”神荼又喝了一口啤酒。

“不是?那你……”安岩握紧双手,死死盯着神荼。

“你愿意的话,我没意见。”放下手中的酒杯,神荼注视着安岩。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安岩在心里大声的喊着。

但是就在安岩准备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想到,神荼这是在跟自己求婚吗?在一个小餐馆,没有戒指,没有单膝跪地,那情景跟问明天吃什么没有任何差别。

对于这个完全不符合自己预期的求婚场景,安岩难得的傲娇了一回:“我,不愿意。”

说完,安岩直接站起身跑出了餐馆,留下神荼一个人对着一桌的杯盘。随后,神荼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无奈地笑笑,叫过服务生结账后,也慢慢走出了奥斯本。

2016-08-22荼岩
评论-2 热度-35

评论(2)

热度(35)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