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黄昏 二

(二)


皇家卫队的问讯室号称“帝国五星级监牢”,原因在于其看守之严密可以与帝国一级监牢相媲美。卫队士兵24小时不间断轮值,精神系屏障100%张开,里面的人无法将精神力释放到屋外,外面的人同样被屏障将精神力阻隔。

所以,即使这里名为问讯室,实则却与监牢无异。

但同时,这里也是所谓的“五星级”待遇,只是因为问讯室虽然看守严密,可屋内条件却不像牢房那样简陋。松软的床,羊毛地毯,摆放有各种书籍的书架,而且还自带卫浴。

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希望来到这里。因为你不会知道当你离开时,这里的生活究竟是对失去自由的补偿,亦或是“最后的晚餐”。

 

而今天,这个“五星牢房”迎来的人是安岩。

 

来到问讯室后,安岩才真正有时间去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

神荼离开的第三天,皇家卫队突然找上自己,而皇家卫队的动向几乎等同于陛下的意志,那么神荼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需要动用问讯室看押自己?

 

神荼,你一定不要出事啊...

安岩默默握紧了拳头。

 

本以为一来到问讯室便会接受罗平的问讯,但直到月初东山,安岩也没见到罗平的影子,加上忧心神荼的去向,安岩实在睡不着,干脆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半梦半醒间。安岩似乎回到了自己家里。身下是铺着蓝色床单的双人床,身旁是自己的爱人,一切都与之前的每一个夜晚无异。

直到清晨的阳光打在脸上,安岩猛然惊醒,周围的景象再度变回了问讯室,那些美好仿佛只存在于梦中。

但安岩知道它们是确实存在过的,而且他相信,不需要太久他就可以回到那样的生活中了。

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安岩走出卫生间,就在屋内看到了罗平的影子。

准确的说不是影子,而是罗平的全息影像,此时端端正正地打在房间正中央。

 

皇家卫队问讯室可以与帝国一级监牢相提并论的防卫,不仅仅是无缝衔接的看守士兵和精神屏障。另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两个地方都禁止探视,可以说完全隔绝了里面人同外界的接触。

但是既然叫做问讯室,总归还是要对其中看押之人进行问讯。而在完全杜绝探视的情形下,罗平便是依靠帝国研发署的转换舱和全息投影仪出现在了问讯室内。

 

在屋内见到罗平安岩并不意外。拉过一把椅子,安岩就这样直接坐在了罗平面前。

被安岩目光灼灼地盯着,罗平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迎面袭来,即使现在在安岩面前的不过是一个虚拟的影像。看安岩的样子是不打算先开口了,罗平能从昨天拖到今天,但在多方压力下实在不能再拖下去。

就会把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交给我。罗队长不由得腹诽。

 

最后,还是由罗平率先打破了沉默:“安岩老师,我怎么说也是皇家卫队的队长,你就这么大喇喇地坐下,让我很没面子啊。”

“你现在舒服地躺在转换舱里,难道要我和你的影子一起干站着吗?”安岩给了罗平一个利落的白眼。

“好,是我的错,”罗平无奈地苦笑,“那安岩老师现在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说什么?”安岩面带茫然,“我根本不知道你昨天为什么会去学院,我倒是希望罗队长能先解释一下。而且身为卫队队长,你居然到现在才出现,不怕人说你玩忽职守吗?”

“哎呀,安岩老师这说的哪里话,昨天我接到命令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所以说其实我昨天已经加班工作了,怎么会是玩忽职守呢?”罗平很是语重心长地向安岩解释道,“不过,安岩老师真的不清楚我为什么请你来问讯室吗?”

“当然,我不过是一名老师,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能劳动皇家卫队出马。”安岩继续和罗平兜圈子。

“既然如此,那我提示安岩老师一下,你的伴侣,帝国将军神荼最近在哪里?”

 

果然和神荼有关。

虽然印证了心中所想,但安岩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神荼外出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听起来像是搪塞罗平的回答却是一句实话,安岩确实不知道神荼究竟在哪里。

而未知往往最是令人感到忧虑。

此时的安岩就算外表再淡定自若,也掩饰不了眼中对神荼的担忧。

 

“哦,”听到安岩的回答罗平玩味的笑了笑,“安老师真的不知道吗?”

“怎么,罗队长不相信我?神荼虽然是我的爱人,但我们彼此也是独立的,他并没有义务事无巨细都向我汇报。而且他的身份也让他经常外出,甚至是执行一些秘密任务,我自然不会清楚他去了哪里。”

“我肯定是相信安老师的,但总归还是要确认一下的好。不过恐怕这回神荼将军并不是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罗平表情难得严肃起来,“昨天下午情报司上奏陛下,有探子在燕坪看到神荼和敌国将军贝克私下会面,丰绅殷德已经向陛下请求在帝国全境通缉神荼了。”

 

罗平的这一番话终于是让安岩的表情出现了松动,安岩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对着罗平大声说道:“我相信神荼,他绝不会做出通敌叛国的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先别急嘛,现在也还是在调查阶段。”

“怎么能不急,这是对神荼的诬陷!对帝国将军进行全境通缉,这会让人们怎么想?陛下的通缉令已经下发了吗?”安岩追问道。

“还没有,昨天丰绅面见陛下时,公主也在一旁,她向陛下力保神荼,称丰绅口说无凭,所以现在只是发布了紧急召回令,希望神荼能尽快回到帝都,并且在全境搜捕贝克,重点在燕坪。”身处问讯室,安岩很难得知外面发生的事情,罗平简单向他说明了目前的情形,“安岩,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知道神荼在哪里,在做些什么吗?”

“我真的不知道,神荼以前也常常突然外出,我以为这次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安岩语带低落地答复了罗平。

“好吧,既然你不清楚,我也不为难你,不过这段时间就要先委屈你在问讯室住下了,一日三餐会由卫队负责。”

“嗯...”安岩点头应下。

 

看出安岩情绪低落,罗平也不打算多做停留,屋内投射的影像也开始出现一丝丝波动,似乎是罗平正在退出转换舱。

就在安岩以为罗平要离开时,正在逐渐模糊的全息影像突然靠近安岩,“退出转换舱时会有半分钟延迟,这部分时间不会出现在电子记录中。昨天你往壁炉里面扔了什么东西对吧?我不知道你和神荼两口子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我相信神荼的为人。丰绅显然来者不善,他昨天力主将你押入一级监牢严刑逼问,是公主建议才改由皇家卫队看管,虽然问讯室很安全,但你也要当心。”

罗平的声音因为处在退出过程而变得沙哑,在迅速说完这些话后,屋中的影像也彻底消失。问讯室内再度变为安岩一个人。

 

罗平对神荼的信任和对自己善意的提醒都让安岩十分感激,同时也让安岩陷入了思考。

丰绅殷德吗?

 

想到自己昨天扔进壁炉里的纸条,虽然表面上只有六个字,但是熟知神荼本性的安岩在嗅到纸上淡淡的香气时,就意识到这绝不是简单的便条而已。

拿出自己珍藏的男士香水,轻轻喷洒在纸条背面,原本空白的地方渐渐显出几个字来:小心丰绅。

 

神荼让自己小心丰绅,今天罗平又说他来者不善,看来神荼离开和丰绅殷德脱不了关系。那么丰绅殷德究竟打算做什么呢?

安岩能通过神荼的留言和罗平的话推断出一丝皮毛,但依然不知道丰绅心里打了什么算盘,而神荼又有何对策。

想不出来又无所事事的安岩不由在心底抱怨:哼!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不好吗?非得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以为我会感激你吗?

不过抱怨归抱怨,安岩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透露了心中的小甜蜜。

 

在神荼离开之前不久,安岩和神荼无意间聊到学院的一些纸质资料都存放在学院办公室的阁楼里,结果因为阁楼久无人至,古老的纸张都被虫蛀的不像样了。这把学院的那帮老教授们气得直跳脚,幸好相关的内容早就被录入电子库,不然老教授们恐怕要直接背过气去。

安岩记得当时神荼就对自己说过,重要的东西就要好好保存,不要等失去的时候才想起来后悔。

“那你呢?你把重要的东西放在那里了?军部保险库吗?”安岩这样问道。

神荼听了安岩的问题摇了摇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某样东西。”

“嗯?”安岩对此表示好奇。

神荼伸手将沙发另一侧的安岩轻轻拉进怀里:“我想把他永远放在身边,最好只有我可以看到。”

神荼这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安岩的脸涨得通红,他安静的窝在神荼怀里小声问道:“那你会把他藏起来吗?”

“很想,但不会。”简短的话透露了浓烈的欲望和对爱人的尊重。

“那如果我同意呢?你会把我藏起来吗...”安岩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问这么羞耻的问题。

“会。”神荼的回答十分干脆。

“啊...那,你会怎么做呢...?”安岩的脑中出现了皮鞭、蜡烛、捆绑等关键词...

“藏在问讯室。”

“哎?”安岩想象的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顷刻间消失无踪,他从神荼的怀里坐起来,盯着神荼问:“皇家卫队的问讯室?为什么?”

“安岩,我爱你。”神荼一个直球直接让安岩无力招架。

“神荼,你...”

“听我说完。”神荼打断了安岩,“我爱你,所以我想要把你藏起来,但因为爱你,我不会这么做。你有适合自己的生活,而不应该被我圈养。如果我这么做了,唯一的原因是我可能真的无法顾及你的安全,那么我会把你放在一个别人威胁不到的地方,不然我不会安心的。”

难得听神荼一次说了这么多话,还是一番深情的剖白,安岩感觉自己眼眶有些湿。

直接扑在神荼怀里,安岩把头闷在神荼胸口说道:“所以问讯室很安全吗?”

听出安岩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神荼摸了摸安岩的头:“嗯,很安全。”

 

至于两个人后来又做了些什么,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桥段安岩觉得并不适合在问讯室回忆。

不过本以为神荼只是说说而已,却不想这么快就真的面临他所说的局面。

神荼突然离开,却无法顾及自己,那么这件事一定非常危险,而且还会危及到自己的安全。问讯室是安全的地方,那么罗平是值得信任的,进言将自己关进问讯室的公主一定也知道什么。

看来丰绅殷德在图谋些不得了的事啊。


-tbc-

评论(4)

热度(42)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