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23

23

接下来的日子,神荼和安岩过得很是悠闲。每天不是外出游玩,就是宅在家里,只要两个人待在一起,地点并不重要。毕竟,如果他们回到沈氏,就很难再有这样轻松的日子了。

 

这天,神荼带安岩来到了临近的一个小镇。

小镇位于城郊,镇上有一片花田,盛开时景色十分优美,周边的人们也时常来此度假。不过现在这个季节花期已过,所以来此的游客不多。至于神荼和安岩,他们并不在意是否错过了花期,对于正在享受假期的两人而言,人少一点反而更好。

因为打算在小镇待上两天,所以他们住进了镇上的旅店。走进房间的时候,安岩还恍惚产生了穿越时光的错觉。

“这里和以前一模一样啊。”看着入眼的熟悉景象,安岩不由感慨。

 

这不是安岩第一次来到小镇。

上一次,他还是和神荼一起,跟着萨里安的画社来镇上写生。当时两个人住的就是这间旅店,而这次他们也要了同一个房间。幸好此时游客稀少,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自己挑选房间。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就当是神荼和安岩想要昨日重现吧。

 

安岩打开窗,看着不远处光秃秃的花田,仿佛当初陪神荼一起写生的日子就在昨天一样。

“在想什么?”神荼走到安岩身旁,看向窗外略显荒芜的景色。

“我记得当时你就坐在那里,”安岩指着一个方向,“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坐在旁边看着。”

“你不喜欢?”神荼看向安岩所指的地方说道。虽然这样随意一指位置太过笼统,但神荼知道安岩说的是哪里。

“不,我很喜欢。”安岩把视线从窗外移回,看向神荼笑道。

神荼也收回目光,长臂一揽,将安岩搂在怀里。

 

安岩还记得当初萨里安问神荼要不要一起去小镇写生时,安岩只当两人是跟过来旅游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神荼居然真的是来写生的。看着神荼每天跟着萨里安他们在花田旁支起画架,认真地在画布上勾勒,描摹,安岩觉得有些奇幻,他以前只知道神荼擅长国画,没想到他对于西方绘画也如此精通。

因为对于画画一窍不通,安岩的日常就是陪在神荼旁边,虽然看起来很无聊,不过安岩很开心。

在安岩陪着神荼写生时,神荼也会主动和安岩聊天。当安岩问神荼是什么时候学习的西方绘画时,神荼正在给颜料调色。

“很早之前了,我和萨里安是同一位老师,”神荼一边将不同的颜料混合在一起,一边回答安岩,“萨里安也说过他是我师兄。”

安岩想到第一次见萨里安时他的自我介绍,不禁扶额:“我以为他是因为高我们一届才这么说的。”

“他的水平很高。”神荼在画布上落笔,鲜艳的颜色点缀在白色的画布上。

听过神荼对萨里安的评价,安岩忍不住扭头,看向另一边也在认真作画的萨里安,不过现在才刚刚开始,安岩从几乎雪白的画布上看不出任何东西。

 

“安岩。”

就在安岩观察萨里安的时候,神荼突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怎么了?”安岩看着神荼问道。

“去那里。”神荼的手越过画布,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说道。

安岩对于神荼的要求有些不解,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便起身向神荼所指的地方走过去。

“再向前一点。”

神荼在安岩身后给出指示。

“好,转过来。”

安岩按照神荼的话站定,转过身面向神荼。

此时安岩一身休闲的装扮,一副大男孩的模样,背后是蓝天白云和盛开的花海,美好而烂漫。

神荼看着这样的画面,心中一片柔软,他只想把这样的景色永远留下来。

 

看着迅速在画布上动笔的神荼,安岩也明白了神荼想要做什么,于是十分配合的露出笑容。

片刻后,神荼放下了手中的笔。

“安岩,可以了。”

“嗯?这么快?”安岩惊讶于神荼的速度,跑回来看神荼的作品。

令安岩失望的是,画布上只勾出了大概轮廓,完全看不出画上的人是谁。

“神荼,你不会还没有出师吧?”安岩的手撑在神荼肩上笑着说。

“不会。”神荼开始细化画中人物。

“那你这么快就完成了?要不然我继续去给你当模特,我不介意哟。”

“不用。”

“怎么,画画我不行,站着不动我还是可以的。”

神荼听着安岩不断自荐,分明就是怀疑自己的水平,他停下笔看向安岩:“你会累。”

安岩的手因为神荼的话从他的肩膀上滑下来,无措的不知该放在哪里:“那,那你不是还没画完吗?”

“你的样子,我不会忘。”

神荼拿起笔继续未完成的作品,安岩则安静的坐回一旁,看起来与最开始的状态没有丝毫不同,只是安岩那微微发红的耳朵泄漏了他此时的心情。

 

后来,神荼不顾安岩反对,堂而皇之的将这幅画挂在了自家楼梯口,让安岩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上下楼时都采取了冲刺的节奏。


——————————

人在学校,身不由己,更新不定期............

评论-11 热度-18

评论(11)

热度(18)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