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19

19

在屋中绕了两圈后,神荼突然在一幅画前站定,安岩见神荼不动了,便也走过去。

神荼所看的是一幅西洋画,画中是一个插满鲜花的花瓶,色彩绚丽,而且十分逼真。

不过安岩却有些奇怪:“神荼,虽然我不是很懂这些,但是老爷子应该不喜欢这种西式的作品吧。”

“是。”神荼淡淡地说,神情却似是在思索。

“那你看它做什么?”安岩更加奇怪。

“这幅画我以前见过。”

“嗯?你见过?在哪里?”这个回答让安岩有些意外。

“丰绅的办公室。”

包姐本来在一边无聊地摆弄瓷器,听到两人的对话后,也走了过来。

“没错,这确实是丰绅的私人收藏。”包姐看着画点点头,“不止这个,那边桌子上也有不少东西是从丰绅那收来的。”

“丰绅已经到了变卖收藏的地步吗?”安岩惊道,“看来关于他要破产的传闻是真的了。”

“嗯,昨天的报纸已经披露了Q公司的危机。”神荼想起自己昨天看到的经济版头条。

“啧啧,丰绅的手段太激进,就知道他早晚会栽跟头的。”安岩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丰绅的手段是不是激进我不管,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挑东西。”包姐把两人从画前赶跑,打断了他们对于丰绅的探讨。

 

在细细观察过包姐屋内的藏品后,神荼最终选择了一对梅瓶。

包姐在看过之后评价道:“不错,是明代的东西,而且现在这样成对的已经很少见了。”

“我替爷爷谢谢包姐。”神荼向包姐表示感谢。

“谢就算了,反正老头子的寿宴我也不会去,送个东西意思意思。”包姐挥挥手,“既然东西挑好了,你们俩的任务也结束了,大门在外面,我就不送了。”

包姐十分干脆的下了逐客令。

 

神荼和安岩一人抱着一个盒子向自家走着。

“神荼,你怎么知道老爷子喜欢这个呀?”安岩掂掂手里的东西,“我看你平时也没怎么和爷爷交流古董嘛。”

“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是怎么挑的?”

“爷爷没有这个。”

安岩一愣,差点没抱住手里价值不菲的瓷瓶。

事实的真相总是这么出人意料,所以,神荼挑礼物的标准只是老爷子有没有而已。

 

等两人回到家,把包姐给老爷子的寿礼妥善收好,安岩又想起了在包姐那里看到的丰绅的收藏。

“神荼,丰绅这次的危机看来不小,你说他能不能顺利解决?”谈起正事,安岩少了平日里的嬉笑,眼镜下的目光透着精明。

“很难,Q公司恐怕东山再起无望了。”神荼想着现在的形势,作出推断。

“唉,想他丰绅也算是个人物,就此江湖再见啦。”安岩不由叹气道。

神荼听到安岩的口气满是遗憾,挑眉看向他:“你很惋惜?”

“惋惜?我当然惋惜,早知道会是这样,我们当初听到传言的时候就应该趁早下手,到时候这边不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安岩在空中虚抓了一把,配合着有点贱贱的语气,像极了古代奸计得逞的佞臣。

“现在也不晚,沈氏的重心在国内,在这边投入太多精力也不好。”神荼伸手揉了揉安岩的脑袋,转身向书房走去。

安岩摸摸神荼刚才揉过的地方,也追着神荼进了书房。

 

其实丰绅说起来还是神荼和安岩的学长,只不过在神荼二人入学的时候,丰绅已经毕业离校了,所以他们在学校并没有太多交集。

不过,安岩第一次见到丰绅,仍然是在校园内。

 

那个时候安岩刚刚和神荼在一起没多久,两个人整天腻在一起,连上课都像是在约会。而萨里安画社的画展也刚好在这时召开,安岩还记得自己和神荼约好要一起去,只不过当时安岩的目的是为了拉近和神荼的关系,顺便再欣赏一下神荼的作品,可是现在这两样安岩都不需要再通过画展实现。

他和神荼的关系已经近到每天睡在同一张床上,很难再有所突破,而在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中,神荼的画安岩也早就看过了,有时神荼在书房挥毫泼墨时,安岩就陪在他的旁边。

不过既然说好了,两人还是打算一起去,虽然心境已经和约定时全然不同,但当作是一次约会也十分不错,顺便还能给萨里安捧捧场。

 

画展第一天,神荼和安岩就到达了会场,萨里安看到两人非常兴奋,甚至还想拉着神荼去会场一角的现场作画区表演一番,不过被神荼直接无视了,人高马大的萨里安只得悻悻地去招呼其他人。

会场内的人不多,大都在安静地欣赏着展出的作品,或是和身边的朋友小声探讨着什么。

因为作者多是外国的国画爱好者,并没有长时间学习国画技法,所以展出的作品难免有不足,不过他们愿意把自己的画作分享展示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其中的魅力。

而安岩也对这里的展品颇有兴趣,看得津津有味。至于神荼,现在他的视线里早就没有了什么展品,只剩下安岩一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尚短,神荼经常能在安岩身上发现自己所不知道的一面,比如这样认真欣赏画作的样子。神荼觉得,安岩每带给自己一种惊喜,都会让自己多一分心动。

 

走着走着,两人就来到了会场中央。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静谧,这里围着不少人,互相的交谈声使得此处有些嘈杂。而他们所关注的焦点,自然是会场中央的两幅作品。

这两幅画一为山水,一为花鸟,其作画水准明显高于周围作品,更重要的是,画上还有配合其内容的题字,飘逸的行书与传神的画作让这两幅画被放在会场正中央当之无愧。不过这样的佳作下却并没有作者的姓名,只标注了商学院,让想知道作者是谁的人有些失望。

而这位不远透露姓名的作者自然就是神荼。虽然在家里已经看过无数次,但这样装裱好挂在墙上,对于安岩又是一种新的体验,听到身边人们对神荼作品的赞叹,安岩也生出一份与有荣焉的自豪。

 

似乎是这边的声音有些过大,萨里安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对着人群劝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欣赏作品时请注意保持安静。”

萨里安说完,大家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打破了会场的安静氛围,纷纷不再说话或是放低了音量。萨里安则越过人群走到了神荼和安岩身边:“沈,多谢了。”

神荼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

“你说你为什么不愿意署名呢?不然肯定有不少人慕名拜访。”萨里安向神荼递了个眼神,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神荼对萨里安的暗示没有多做理会,只说了一句:“安岩会吃醋。”

神荼的话直接让安岩红了脸,急忙装作欣赏作品的样子,不敢去看萨里安。而萨里安则是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过,最后目光落在神荼身上:“行啊师弟,动作够快,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有机会请你们两个吃饭。”说着便离开了这里。

 

等萨里安走后,安岩才敢把目光从画上移开:“什么叫我会吃醋,不要随便乱说。”

“你不会吗?”这虽然是个问句,但神荼语中却带着笃定。

安岩又沉默了,他想,如果有人仰慕追求神荼,自己会吃醋吗?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思考,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而特蕾莎的例子也近在眼前。

 

安岩没有否认神荼的话,不过他觉得这只能说明自己太喜欢神荼,而神荼同样在乎自己的情绪,没什么不好。

短暂的沉默没有影响到两人,反而让彼此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点。安岩装作不经意般用手碰了碰神荼,被神荼会意的握住,紧握的双手传递的是两个人浓烈的情感。

就在神荼和安岩拉小手的时间里,原本围在神荼画前的人渐渐散去,让处在后面的神荼二人有机会走上前。

神荼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展览上看自己的作品,感觉不免有些奇怪,不过也很新鲜。

 

同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也走上前来,仔细看着神荼的画。

因为他刚好站在安岩身边,又一直盯着神荼的作品,安岩也就好奇的看了对方一眼,谁知男人也刚好在这时转过头来,和安岩四目相对,安岩不由有些尴尬,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时,对方的视线却直接越过安岩,看向另一边的神荼:“沈家公子的作品果然不同凡响。”
——————————
9月开学季,要疯…………

评论

热度(21)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