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10

10

安岩因为想着神荼之前的那句话,并没有注意周围的行人,反正神荼走在自己的斜前方,只要跟着他总不会错。

但现实总不会永远尽如人意,一个人从安岩身后跑来,看起来十分着急,而安岩专注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忽略了外部的事情。

结果就是两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安岩直接向前踉跄了几步,被神荼眼疾手快地拉住了才避免了摔倒,而对方也是堪堪止住了倾斜的身体,只不过手中的东西掉了一地。

安岩见对方是一个女孩,也没有太过责怪,忙蹲下|身帮她捡起地上的书本。女孩对于撞到了安岩也十分不好意思,连连道歉:“对不起,我有一节课快要迟到了,所以比较着急。”

“没关系。”安岩也接受了对方的歉意,把她的东西递给她。

就在女孩接过准备道谢时,安岩才看清对方刚刚一直低着的脸。

哎,这不是之前坐在神荼身边的那个女生吗。

女生此时也认出了安岩,不过她随即就将视线转到了安岩身后的神荼身上。

神荼被女生直愣愣地盯着毫无反应,似乎对方是谁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终于,在神荼古井无波的神色里,女生泄气般的拿过了安岩手中的书本,再度对安岩表示歉意后,快步跑开了。

 

神荼见女生离开后,也继续迈开步子走着,倒是安岩又想起了上午发生的事情。

至于之前困扰安岩的那个问题,安岩有些放弃地想,神荼应该只是随口一说吧,也许是自己想得太复杂了。

“神荼,她是不是之前坐在你旁边的女生啊?”安岩跟上神荼问道。

“是。”

“那你知道她后来为什么又走开了?”安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他固然感谢女生离开了,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缘由。

神荼此时停下了脚步,面对安岩道:“因为我说那个位子有人了。”

说完,不等安岩反应过来,直接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幢建筑中。

而安岩还不解地问着:“有人了?那你怎么没告诉我那位置有人了啊?”

不远处传来神荼低沉的嗓音:“二货!”

神荼话音未落,安岩就恍然大悟般张大了嘴巴,随后又转换成了傻笑,紧跟着神荼走了进去。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对于神荼来说,是否也有所不同呢?

 

这幢建筑应该就是神荼此次的目的地。走进来后,神荼熟门熟路地直奔二楼的某间屋子,安岩跟在其后四下张望。

临至门口时,神荼抬手敲了敲屋门,安岩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男声:“门没锁。”

随后,神荼就直接推门进入了屋内。但是在踏入屋内后,安岩明显感到神荼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连着紧随其后的安岩也不得不顿住。由于视线被神荼阻挡,安岩没有第一时间看清屋内的景象,对于神荼的动作有些不解。

不过神荼也只是停了片刻,便快步向里面走去。

而安岩没有了神荼的阻挡,屋内的情形也尽收眼底。在粗粗扫过一眼后,安岩立刻扭过了头,他知道神荼为什么会顿住了。

 

神荼带安岩来的地方是一间画室,为了贴合房间环境,墙上挂着不少油画做装饰,有的下方还贴有标签,写着作者的姓名和作画时间。

而此时屋内除了神荼和安岩外,大概有七、八个人,他们围坐成一个半圆,或拿着画笔在画布上涂涂抹抹,或在手中的调色盘上勾兑颜料,神情严肃而认真。

而在他们所围成的半圆中央,有一位全身赤|裸的女郎慵懒地靠在身后的沙发椅上,成为所有作画者目光的焦点。

安岩只看了一眼,就感觉脸在发烫。

他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合欣赏墙上挂的作品。

不过安岩在“认真”欣赏画作的同时,并没有忽视走向屋子中央的神荼,对于神荼来到这间画室的目的,安岩暂时还不清楚。

难道神荼是他们中的一员吗?

 

神荼在一开始稍稍震惊了一下后,直接从坐着的几人中寻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而且目不斜视地朝着对方走去。而对方在看到来人是神荼后,也放下了手中工具,起身迎上来。

“沈,你来了。”说话的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安岩看来,神荼已经很高了,但是对方比神荼还要高上五公分左右,眼窝深邃,鼻梁挺拔,典型的西方人面孔,而从声音可以听出,他就是刚刚应门的人。

“嗯。”神荼简单答道。

对方见神荼没什么反应,也不多啰嗦,走到画室的一角,拿起放在角落的袋子交给了神荼:“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画展在下个月底,你也不用着急,到时候直接联系我,我找人装裱。”

神荼点点头,接过袋子不再多言,转身就想离开。

而一直关注着两人的安岩,从他们的对话中大概知道高个男人似乎是拜托神荼画一幅画,而且和下个月的一个画展有关。

这么看来神荼果然会画画。安岩做出结论。

 

神荼走近,拍了一下还在“欣赏”画作的安岩:“走了。”

“哦,好的。”安岩也准备跟着神荼离开,他觉得待在这个屋子里面实在煎熬,完全不敢随意打量。

就在两人将要走出画室的时候,高个男人又从后面追了上来:“沈,等一下。”

被点了名的神荼停下脚步,看向高个男人,而安岩也下意识地跟着转身。可是在转过来后,沙发椅上的女郎就直接撞进了安岩视线,安岩又急忙撇开了目光。

高个男人走过来看到安岩的反应,不由得笑出了声,对着神荼说道:“沈,这是你的朋友吗?”

见神荼点头后,男人伸手向安岩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萨里安,是沈的师兄。”

安岩没想到高个男人和神荼是师兄弟关系,呆了一瞬后,也伸手同萨里安握了握:“你好,我叫安岩。”

“哈哈,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画社?还可以顺便认识我们的模特。”萨里安说着还向半圆的中心看了看,而女郎似乎感受到了门口的视线,还冲着三人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

安岩脸上刚褪下去的热度再次升了上来。

“还有什么事吗?”看着安岩有些不知所措,神荼打断了萨里安的招募。

“哦,是这样的,”萨里安也收敛了调笑,“沈,你真的不打算加入我们社团吗?我们真的非常需要你专业的指导。”

“我没兴趣。”神荼果断拒绝了萨里安。

“沈,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我们好歹是师兄弟啊。”萨里安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只不过以他的身形做出这副样子显得十分滑稽。

“我完成了会联系你的,走吧。”神荼对于萨里安的表演无动于衷,拉着安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画室,只剩萨里安默默回到了座位,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中间的女郎。


2016-08-24荼岩
评论-2 热度-24

评论(2)

热度(24)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