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9

其实原本是想写一篇短萌的纯纯恋爱文,奈何越写越长......

—————————————

9

不久,商学院正式开课。

 

安岩根据课程表走进教室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神荼,而他周围的位子全都空着,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零零散散的分坐在各处。

照理说神荼的座位极佳,不远不近,但是四周却没有人。安岩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神荼被孤立了,但是这才是上课第一天,没理由这么排斥一个人啊?

不管那么多了。

为了拯救孤单的暗恋对象,安岩毅然决定去陪神荼。但是就在安岩快要接近神荼时,一个娇小的女生抢到了安岩前面,在神荼旁边坐了下来,同时还面带羞涩的看着神荼。

安岩的脚步一顿,生生调转了方向,在距离神荼不远的前一排坐了下来。安岩有些气愤自己的动作不够快,并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就是跑也要第一个冲过去。

而坐下后的安岩也没有闲着,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安岩也就时不时地用余光去瞄斜后方的一男一女在做些什么,结果刚看过去,就见那个女生一脸不甘地收拾自己的东西,起身离开了座位。

剧情的反转让安岩有些措手不及,迅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安岩严格遵照了自己之前的决定,拿起书包直冲神荼身边,并且飞快地坐下。只是这一连串的动作动静有些大,让一直低头看书的神荼也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

“嘿……嘿嘿……”安岩尴尬地挠挠头,“呃……你好,我叫安岩,平安的安,山石的岩,报到的时候我们见过。”安岩用中文做了自我介绍。

“嗯。”神荼点了点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神荼。”随后又将注意力移到了书上。

神荼?安岩琢磨了一下这两个音后,发觉和自己的猜测似乎是有所出入,但是看着专心于书本的神荼,安岩又犹豫是否要继续询问,结果安岩这边还没有决定好,倒是神荼先开了口:“想问什么?”

“嗯?”安岩一时还没有意识到神荼在和自己说话,反应过来后更觉得窘迫,“你,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啊?”

安岩刚问完,就听到了上课的铃声,任课的老师匆匆走进教室,开始准备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安岩不敢再看神荼,急忙坐正身体,盯着讲台上的老师,至于老师说的话有没有进到脑子里就不得而知了。

片刻之后,安岩注意到一张纸被递到了自己的桌子上,那应该是从本子上撕下来的,上面用漂亮的行书写着两个字:神荼。

安岩看着这张简简单单的纸,克制不住上翘的嘴唇,郑重地把它夹到了手中的课本里。

原来是神荼啊。

 

第一堂课大多没什么新意,老师做了一些简要的介绍,大致讲解了一下课程的内容,时间就到了。

下课铃响后,所有人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教室,安岩也不例外。只是他的动作格外缓慢,安岩只想和神荼再多些时间共处。

“还没好吗?”神荼的声音突然传来。

“啊?”安岩还沉浸在即将和神荼分开的悲伤情境中,结果就听到了神荼的问话。

神荼早已收拾妥当,此时正站在座位旁边看着安岩。

这完全出乎安岩预料,神荼这是,在等自己吗?

“嗯,去吃饭吗?”安岩一时嘴快过大脑,直接把心中所想问了出来,而神荼的回答居然印证了他的猜测,看神荼的意思,似乎两个人还可以一起去吃个饭。

安岩看也不看地把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拢进书包,迅速站起来对着神荼说道:“当然要去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当安岩和神荼一起坐在食堂,吃着午餐的时候,安岩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和神荼的关系发展的也太过迅速了。

现在的安岩心里满是疑问,上午那个女孩为什么离开了座位?神也是一个姓氏吗?为什么会跟自己一起来吃饭?只是因为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所有的疑问,关于神荼的一切,安岩都想要知道。但是现在,看着始终奉行食不言的神荼,安岩默默把问题压回了心底。

等有机会的吧,安岩这么想着,舀了一大口沙拉放进了嘴里。

而原本专注于食物的神荼,在看到安岩被沙拉塞得鼓起来的腮帮,低着头笑了。

 

吃过午饭,安岩有些无所事事。两人下午都没有课程安排,而刚刚开学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安岩对于接下来要干什么毫无头绪。倒是神荼像是目标明确一般,吃过饭就直接向外走去。

看着走在前面的神荼,安岩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借口可以和他待在一起,所以他准备回到自己的公寓去,反正两人在一起上课,以后还有机会。

“神荼。”安岩叫住对方,准备跟神荼道别。

神荼回过身,看到安岩和自己之间拉开了一些距离,神荼的眉头轻轻皱起:“怎么不跟上?”

神荼的一句话就让安岩把打了半天的腹稿抛诸脑后了,道别什么的都去见鬼吧,神荼让自己跟过去啊!

安岩大步走近神荼,直至和神荼并肩:“走吧。”

安岩走上前后,神荼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你想说什么?”

“嗯?什么?”

“你叫了我的名字。”

安岩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喊住神荼是想跟他说拜拜来着,不过现在,“噢,没什么,你走得太快了,喊你一声。”

“哦。”神荼若有所思,随后真的放慢了脚步。

安岩忍不住想,神荼真得很好啊,长得帅,还这么体贴。

 

两个人就这么在校园里走着,因为不知道神荼要去哪里,安岩只跟着神荼,权当饭后散步。

不过安岩觉得两人间的沉默有些压抑,他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状似随意地开口:“神荼你是姓神吗?我从没见过这个姓氏啊。”

很好,开头不错,感觉很自然。

“神是个姓氏。”

“嗯。”

“但我不姓神。”

“嗯……嗯(二声)?”安岩不解地看向神荼,“那你的名字?”

“我本姓沈。”神荼沉声道,“家里的一位先生说我命犯鬼煞,需以神之名镇之,所以改作神荼。”

“哎哎,这么玄?那你本来叫什么?沈图吗?”安岩一脸八卦地问着神荼,能和神荼这么自然的交流,安岩不想放过,更何况这也是个了解神荼的机会。

“那不重要,”神荼边走边说着,“家人都叫我神荼。”

“那你也可以告诉我嘛,我又不是……”安岩的话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神荼是什么意思?安岩陷入了巨大的思维漩涡。

是因为家里人都这么叫他,所以原本的名字已经不再重要?

还是说希望安岩像家人一样称呼神荼?

各种各样的想法不断在安岩脑内冒出,两个人之间又再度回归了沉默。

不过神荼对此倒是不甚在意,依旧按照既定路线走着,而安岩也始终跟在一旁。

2016-08-23荼岩
评论-4 热度-38

评论(4)

热度(38)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