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起名废,标题看看就好。

——————————

1

安岩醒过来的时候,看着房间内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一时有些发懵。在使劲眨了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之后,思维渐渐回笼。

是啊,自己好像是来度假的。

 

躺在床上的安岩继续整理着自己有些呆滞大脑。缕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内,打在安岩的脸上。

看来已经不早了,安岩心想。

安静的屋内有足够的时间让安岩理清思绪,而回想起昨晚,安岩的脸颊不禁有些发烫,鸵鸟一般地把被子拉过头顶遮住自己。

实在是太荒唐了。

不过想到这些举动并没有人会看到,安岩又觉得自己有点傻,悻悻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嗯,里面太闷了。

 

安岩从醒来就知道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身旁没有明显温度的床铺昭示着它已经被冷落了一段时间。

慢腾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头的眼镜带好,再缓缓拿过床旁椅子上的衣服套在身上,安岩一点一点向洗手间挪去。

把我折腾地这么惨,自己倒是起得早啊,安岩愤愤。

而透过领口隐约可见的点点红痕和安岩虚浮的脚步,无不显示着昨晚的激烈程度。

 

因为身上比较清爽,安岩只简单洗漱了下就走出了房间。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形下洗的澡,但这显然不在安岩的考虑范围内。

沿着楼梯向下走,看着屋内熟悉的景象,安岩一阵恍惚,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当时读书的日子。这是一幢简单的跃层公寓,面积不算太大,内部的装潢也极为简单,除了必要的家具外,几乎看不到什么多余的装饰。但是安岩知道,客厅的电视机旁摆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后现代风格摆件,那是安岩在一个跳蚤市场上心血来潮买下的;而在一楼的楼梯口更挂着一幅安岩本人的画像,醒目的位置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谁住在这里一样,不过这幢公寓在他读书期间倒是鲜有人造访,因此这幅画作也只是供屋中仅有的两人“欣赏”。安岩更清楚,在二楼主卧的床头柜里曾经摆满了不同口味的安全套,和一些充满情趣的小玩具,只是不知道现在它们还在不在,因为昨晚安岩并没有用到其中之一。

虽然毕业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再度回到这里,还是令安岩倍感亲切。

 

客厅里,男人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听到楼上的动静,他的目光从报纸上抬起,蓝色的双眸透着丝丝关切。看到安岩正从楼上下来后,男人一言不发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走进厨房。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则端着一份简单的火腿三明治和温热的牛奶,对着已经走到餐桌旁的安岩说道:“吃饭。”

说罢,男人将手中的早点摆好,又拿起了刚刚的报纸,坐在餐桌旁继续看了起来。

安岩顺着男人的意思在桌边坐好,但是一个人吃着饭实在是略显无聊,安岩又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早点是你做的吗?你吃过了吗?”

“嗯。”对面的男人将报纸翻过一页,哗啦啦的响动几乎盖过他的声音,也不知道这句“嗯”回答的是其中的一个问题,还是将两个都包含在内。

不过安岩好像并不在乎对方的回答是否有针对性,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自己做的话,食材是哪里来的,你去超市了吗?那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起的啊?真佩服你的精力,我现在浑身酸得完全不想动。”说完,安岩觉得有些口干,便拿起一旁的牛奶猛灌了一大口,放下杯子后,嘴唇的上方则留下了一圈乳白色的痕迹。

而对面的人发现餐桌上一时安静了下来,不由得将注意力从报纸上移开,一抬头就看到了挂着乳白色小胡子的安岩。

有点勾人。

不过安岩似乎对此并不自知,迫切想要继续刚才的滔滔不绝。

但是正当他准备开口时,就看到对面的男人一把将手中的报纸拍到桌子上,猛地站起,欺身过来,安岩微张的嘴唇还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就被男人精准的堵住了。双唇相贴的那一刻,安岩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刚刚想要说的话。

男人的嘴唇相较于安岩温度略低,吻过来的时候有一些冰冰凉凉的感觉,虽然只是简单的双唇相碰,但是安岩依旧被亲的有点晕。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只有短短两三秒,不过男人在离开的时候轻轻地伸出舌头,灵活的舔舐了一圈安岩的上唇,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男人依旧言简意赅:“闭嘴,吃饭。”

随后,男人坦然的坐了回去,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看起了报纸。

牛奶的痕迹没有了,安岩的脸却更红了。

 

大学毕业两年后,安岩回到了读书时居住的公寓,正在和自己的高冷男朋友神荼一起,享受着悠闲而又令人面红心跳的假期生活。


2016-08-15荼岩
评论-3 热度-109

评论(3)

热度(109)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