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黄昏 番外 那天清晨

神荼第一次见到安岩,是在一个清晨。

 

那天是向导学院的毕业典礼,瑞秋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彼时的罗平队长还没有升级为正式男友,每一个表现的机会都不想错过,于是殷勤地表示将会在毕业典礼当天接送瑞秋。

不过,罗队长所期待的二人世界在看到瑞秋和神荼等在政府大楼门口时,遗憾破灭。

 

压下心中想要把神荼赶走的冲动,罗平下车走到瑞秋身旁:“瑞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好啊。”瑞秋笑得十分灿烂,“神荼哥哥,我们走吧。”说罢拉着神荼就向罗平的车走去。

眼看局面马上就要发展为自己最不希望的结果,罗平决定最后挣扎一次:“神荼将军也要去参加向导学院的毕业典礼吗?”

“嗯。”神荼一边回应,一边向前走着,或者说被瑞秋拉着向前走。

“哦,向导学院也邀请神荼将军了吗?”罗平迅速追上,在瑞秋拉开车门时,挡在了两人身前。

“你问题怎么那么多,我邀请神荼哥哥去不可以吗?”瑞秋不耐烦地推开罗平,直接和神荼上了车。

“当然,没问题。”罗平对车里的瑞秋笑着说道,不过在视线扫过一旁的神荼时,恨不能用眼神把人瞪出车外去。

罗平拗不过瑞秋,只能认命担任司机,尽职尽责的将人送往目的地。

 

到达向导学院后,瑞秋拉着神荼向礼堂方向走去,边走还不忘回头叮嘱罗平:“记得到时来接我们哦。”

罗平站在车旁微笑挥手,内心不住祈祷神荼能够在典礼结束后主动失踪......

 

“何必呢?”神荼跟在瑞秋身后走着,他很少来向导学院,对于这里并不熟悉,全靠瑞秋带路。

“哼,谁不知道罗平心里想的是什么,怎么能这么轻松就让他得逞。”神荼说的简略,瑞秋却也明白。不过瑞秋心里清楚,罗平之于自己是最合适的那个人,答应罗平也只是时间早晚罢了,既然如此,在确定关系前小小捉弄一下未来男友也是个不错的调剂。

神荼看着瑞秋得意的笑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要不要在典礼结束后主动失踪一下了......

 

向导学院的毕业典礼是在上午进行,礼堂位于校园最东边,从校门口到礼堂需要走过一条长长的林荫路。此时时间尚早,路上并没有太多人,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打在路上,一地斑驳。

神荼和瑞秋虽然是作为嘉宾到场,但是两人并没有过于张扬,加之瑞秋对于这里十分熟悉,也无需专人引导。是以帝国的两位重要人物此时就像普通的学生一样走在宁静的小路上。

神荼就在此时第一次见到了安岩。

 

彼时瑞秋正在向神荼介绍,这条林荫路的尽头就是学院礼堂。神荼顺着瑞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从对面跑过来。来人穿着毕业生统一的制服,跑的很急,似乎是有什么要紧事。

当他经过神荼身边时,可能是太过着急,脚下一绊,直接趴在了地上。

“哎呀,没事吧?”瑞秋见人摔倒,不由自主的叫道。

而在瑞秋出声的时候,神荼已经先一步上前,将人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安岩确实很急。

作为毕业生代表,他要在毕业典礼上发言,却偏偏在这种时候把眼镜忘在了宿舍里。安岩和老师打了声招呼就急忙向宿舍跑去,并十分庆幸今天自己来得早,距典礼开始还有段时间,往返宿舍还来得及。

不过安岩实在高估了自己失去眼镜后的平衡力。跑在林荫路上,见迎面走来两个人,安岩在边跑边避让的过程中,精准的失去了平衡,狼狈的倒在了神荼二人身前。

 

摔了一跤的安岩在被人扶起之后还有些晕,没有眼镜加持让他感觉眼前之人朦胧一片,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睛格外瞩目。

“你没事吧?”安岩听到对方这样问道。

啊,声音真好听。

 

“你还好吗?”神荼扶着安岩询问对方状况,却迟迟不见回答,于是便又问了一遍。

“啊,我没事,谢谢。”安岩猛然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先走了。”说完又急急忙忙向宿舍跑去。

安岩一边跑着,脑中却不住的回想起刚刚那个人,幽蓝的双眸,低沉的嗓音......啊,眼镜还在宿舍!

 

“神荼哥哥?”瑞秋看着站在原地出神的神荼,开口叫道,“刚刚那人没事吧?”

“嗯?”神荼转身看向瑞秋,“没事,我们走吧。”

瑞秋觉得今天的神荼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不过她也并未多想,继续带路向礼堂走了过去。

不过,落后半步的神荼确实与平常有些不同,按理说帝国将军本不该对一个无甚瓜葛的人如此留意,但是神荼就是忍不住想起刚刚跌倒的那个人。

可能是因为摔倒,神荼扶起他时,还有些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让神荼总有种欺负人的错觉。还有那急吼吼跑开的样子,像只小兔子。

 

“神荼哥哥你快点啊。”瑞秋在前面招呼道。

“嗯。”既然是向导学院的毕业生,总会有机会认识的,不是吗?

 

不过神荼没有想到,认识的机会来的这样快。

 

神荼二人到了礼堂没多久,毕业生们也陆陆续续走了进来。在看到前排嘉宾席时,难免生出许多议论之声,帝国将军的名号很难不让人向往。

不过随着典礼的正式开始,礼堂内的窃窃私语也逐渐沉寂,主持人的话语透过话筒,传达到每个人的耳边。

神荼本就是陪着瑞秋来的,对台上人说了些什么不大关注,视线时不时向身后的毕业生们扫过,不过光线实在昏暗,神荼看不清人们的面孔,所以找不到想找的那个人。

“神荼哥哥,就算你对校长讲话不感兴趣,起码也要看起来像是在听吧。”瑞秋压低嗓音在对神荼说道,“你是在找什么人吗?”

“没什么。”神荼在瑞秋的提醒下不再环顾左右,专心盯着台上的发言人。

“不说就算啦,不过毕业典礼确实没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了还是一个样子。”瑞秋低声和神荼抱怨着。不过神荼看上去却对此颇感兴趣,并没有理会瑞秋。

也不知道刚刚四下张望的人是谁,瑞秋在心里想着。

 

“下面有请毕业生代表安岩上台发言!”随着主持人话音落下,伴着场下的掌声,一个身影缓缓站起,向着台上走去。

神荼顺着人们的视线也向着安岩的方向看去,目光就再没从安岩身上移开。

 

此时的安岩带上了眼镜,看起来更加安静,不疾不徐的声音和早上急匆匆的样子完全不同,却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安岩,是个好名字。

 

“神荼哥哥?神荼哥哥?!”是瑞秋的声音,那安岩呢?他已经结束发言了吗?

“嗯?怎么了?”神荼看向身边的瑞秋问道。

“典礼已经结束了,你在发什么呆呢?”瑞秋现在十分确定今天的神荼有些不一样了,“罗平应该到了,我们回去吧。”

“不了,我还有点事,你先走吧。”神荼拒绝了瑞秋同行的邀请,向着台上还未离开的工作人员走去,看着确实像是有什么公事。

瑞秋只得压下心中疑惑,独自离开了礼堂。

 

“神荼将军,非常感谢今天拨冗而至。”老校长还没有离开,看到神荼走过来十分亲切的上前打招呼。

“能来参加向导学院的典礼是我的荣幸。”神荼话说的恭敬有礼,不过配上他的神情,倒有拒人千里的感觉。

老校长了解神荼的性子,对这些并不在意:“神荼将军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我想问一下安岩......”神荼本意只是想了解一下安岩的大概情况,毕竟身居高位,没有什么事情能瞒过神荼。不想老校长极为热情,似是对安岩非常满意,神荼刚提了一句,便拉着神荼把安岩在学院学习期间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唉,安岩可是个好学生,将来在学术上必定有所成就,我已经把人留在学院了,神荼将军不是要把他拉到军队里吧。”老校长笑眯眯看着神荼说。

老校长担心自己的得意门生加入军队,是以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大通,期待能先堵死神荼的想法。

“不会,只是问问。”神荼微微摇头。他确实没想过让安岩进入军队,真的只是想要了解这个人,知道那些他未曾参与过的日子。

“哦,”见神荼没有挖人的意思,老校长便放松下来,“安岩这孩子在精神力上也很有天赋,他毕业后留在学院应该是先负责毕业生报名入伍的事情,到时候也要神荼将军多多关照了。”老校长客气的和神荼聊着,不过是神荼和底下人打声招呼的事情,能帮自己的学生一把,老校长还是十分乐意的。

“嗯,我会的。”神荼轻声回应着。

 

向导学院新一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结束。

罗平先生在校门口看到独自前来的瑞秋笑得十分灿烂。

安岩在宿舍里收拾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再过不久他就要搬到职工宿舍。

而神荼则悠然地走在林荫路上,神情透露着愉悦。

 

半个月后,向导学院正式员工安岩前往军部对接毕业生入伍工作。

他不知道的是,在会客室等待自己的并不是他所想的普通工作人员。而在这个小小会客室里,他将第一次正式认识帝国的最强哨兵,神荼。

——————

啊,已经忘了正文了吧,应该还会有一篇番外吧,大概,至于什么时候能写出来...再看吧,就这样

评论-5 热度-30

评论(5)

热度(30)

©萧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